azalea says

理所当然

那天纽约地铁临时停了一个小时,列车员说是前方修理车挡在路上。乘客们互相让座,淡定友爱。然而作为进城的游客,我可是急得不行。因为纽约地铁有些线路是24小时运行的,想要正常运作,维修只能在列车通过的间隙进行。这些运维工作我之前搭乘地铁时从未想过,只有在故障时我才注意到。

>>>

读《读书指南》指南

说来惭愧,《读书指南》是我读的第一本梁启超先生的书。翻开书之前,我对先生的认知只有历史教科书里的戊戌变法,梁思成他爹,以及他在政治主张上多次打脸自己后的名言“不惜以今日之我,难昔日之我”。

>>>

一碗鸡血

最近沉迷于郦波先生讲古诗词,爱的不仅是先生一言不合就唱歌、曲音刚落就涕下的赤子之心,更爱先生娓娓道来的诗人们波澜起伏的人生。最好的诗词,往往都是作者低谷逆境中的失意之作。李白历尽沧桑,才说“总为浮云能蔽日,长安不见使人愁”;辛弃疾壮志难酬,乃有“而今识尽愁滋味,欲说还休。欲说还休,却道天凉好个秋”;李煜国破家亡,终成“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”,真是愁煞我也。而像“一日看尽长安花”这种得意忘形之佳作,却凤毛麟角到我都举不出第二句。

>>>